不良PUA隐蔽难打击 专家:或涉传授犯罪方法罪

2021-01-05 15:52:49来源: 澎湃新闻

自称为“中国最大线下实战把妹机构”的“浪迹学院”网站。

  当陈媛“犯错”时,前男友会要求陈媛叫他“主人”和“爸爸”,说一些“请求原谅”、“都是我的错”的话,如果不这么做,前男友便又会与她断联。在遭受前男友PUA控制一年后,这个原本性格大大咧咧的北方姑娘如今患有严重抑郁症,依靠药物才能入睡。

  陈媛是不良PUA的受害者之一。PUA文化作为一种帮助人们(男性为主)与异性交往及发展和谐的亲密关系的交往技巧,从国外传入国内的传播过程中畸形发展,因其往往熟悉女性心理,被用为情感欺骗和心理操控的方法,成为“不良PUA”。

  在案例的集中曝光下,PUA直接被等同于不良PUA。在公众眼中,是精神控制和骗财骗色的代名词。

  清华大学教授彭凯平解读不良PUA为情绪操纵、宣传灌输、公开羞辱、自我贬损、死亡威胁五个常见心理策略。“如果把这五套用到的话,没有任何人可以逃脱这样思想控制的手段。”

  2019年5月,江苏省、市两级公安机关网安部门查处全国首例发布违规违法PUA信息的行政案件。但由于其隐蔽性,《半月谈》刊文指出,这种“新型精神鸦片”,打击难度大。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如学员按所学内容实施犯罪行为,涉嫌违反一系列相关法律法规,同时PUA组织可能涉嫌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传授犯罪方法罪等,应当针对其违法行为进行法律适用讨论,为司法实践提供指导。

  “豪哥”报价:拉群培训3个月599元,更高级的导师一对一指导、私家门徒课程3000元,但如果报名“线下实战把妹”,4天3夜需要5000元。

  以恋爱指导为幌子的不良PUA

  澎湃新闻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在QQ、微信、百度贴吧、网页等均存在可提供恋爱指导,教授PUA文化的广告贴,导流到PUA机构的导师。

  以“聊天话术、恋爱导师、恋爱话术、情感导师、脱单技巧”等关键词检索,关于该类服务的QQ群达上百个,均提及可学习“恋爱脱单技巧”,群成员多的超过1400人。以前述关键词在百度贴吧、微信检索,同样存在提供该类服务的广告贴、小程序、微信公众号。

  此外,还有专门搭建的网站、恋爱指导类APP提供此类服务。浏览部分免费资料后,APP或网站便让浏览者添加导师微信购买课程或开通VIP。

  在网上提供恋爱指导服务的“楚王情感”提供599元的“线上会员班”教学及一对一私教服务,后者一年5980元。“线上会员班”十节课,含如何“改造”外形,“建设”朋友圈、如何引导女生对男生不断投资、如何使用推拉的话术技巧、和女生调情暧昧聊性话题的技巧,发生亲密关系及如何不伤害女生的“甩尾”等内容。

  同样,在微信小程序“快速爱聊天助手”,支付400元报名“魔力撩妹”课程后,自称为“高级情感导师”的“风云导师”将记者拉入到“魔力聊天693期”微信群。晚上8点半,导师会通过语音授课教学员如何通过社交软件获取女性资源,“搭讪、与女生开场聊天、约会、调情暧昧”等。

  记者调查中,多个机构导师直接承认他们教的恋爱指导课程就是PUA,但否认会教骗财骗色的内容。恋爱指导机构“君恋情感”的导师告诉记者,他们教的是“提升男性情商”和“与女性交往”的能力。

  在“魔力聊天693期”微信群,“风云导师”要求所有学员下载“探探、可甜、Soul、积目”四款交友软件,讲解各类交友软件的特性及如何收集女性资源。为方便学员快速理解,“风云导师”还将自己在交友软件上与10余名不同女性的聊天记录截图发到群里,“兄弟们就这样随便瞎聊”。在导师鼓励下,学员们陆续将自己在微信、QQ及交友软件上和不同女性的聊天记录截图发到群里探讨,询问导师该如何回复。其中一名学员在群中鼓励其他人:“我们的成功是建立在和无数女生聊天的身上。”

  名为“把妹实战库”的网站,发布有“把妹实战、把妹书籍、追女生干货、把妹技巧”等图文内容。通过网站页面推荐的微信号,记者添加了导师“铭男”为好友。

  “女生就是猎物,男生就是猎人。”铭男介绍,学员要学习跟女性聊天的思维导图,懂得“打压、推拉、废物测试”等聊天话术。“废物测试”就是女性聊天中无意识的测试男生对她的价值,就要有对应话术规避,最简单的是“你妈和我掉水里,救哪一个?”,测试不通过,女性就会觉得不合适。

  在“铭男”朋友圈有一张聊天记录截图,疑似是一名学员将其和女性的聊天记录发给“铭男”,询问“是否要继续打压?”。“铭男”回复称女性已经认错,就不用再“打压”。

  记者以“聊天话术、恋爱导师、恋爱话术、情感导师、脱单技巧”等关键词检索发现,关于该类服务的QQ群达上百个。

  PUA是如何被不良化的?

  长期关注PUA领域的公益组织所做《中国PUA认知概况与婚恋价值观》显示,青年群体是学习PUA的主力军,28岁以下样本接触者比例是83.8%,未成年样本比例6.7%。从学历分布来看,大学本科的PUA学习者占比64.4%,为PUA文化学习的主要受众。

  南京市心理危机干预中心主任张纯分析PUA文化后认为,人是社会化的动物,没有一个人可以独立的存在,人际间在交往的过程之中会接受语言和类语言的信息,来确定自己的行为。PUA通过语言技巧去接近,搭讪自己喜欢的目标,通过所谓的话术,给对方以强烈的心理暗示,最终达到“心理控制”的目的。

  “譬如犯罪分子在火车站广场会通过从后面突然拍打当事人的肩膀及以口头上的威胁,让对方进入应急的状态,对方就会按照犯罪分子的要求说出自己的银行账号及密码,这就是典型的心理管控。”他举例。

  资料显示,PUA文化作为一种帮助人们(男性为主)与异性交往及发展和谐的亲密关系的交往技巧,从国外传入国内的传播过程中畸形发展,因其熟悉女性心理,被利用为情感欺骗和心理操控的方法,成为不良PUA。在多个负面案例集中曝光下,往往PUA直接被等同于不良PUA。

  11月23日,清华大学心理学系主任彭凯平就在其微博个人账号发布公益视频,解读不良PUA的五大套路。彭凯平指出,不良PUA不是一招鲜就制人,是一套系统的心理控制手段和方法。包括五个常见的心理策略:情绪操纵、宣传灌输、公开羞辱、自我贬损、死亡威胁。“如果把这五套用到的话,没有任何人可以逃脱这样思想控制的手段。”

  “不良PUA是一种新型的精神控制术,轻则自责、自罪、自残、自杀,重则危害家庭和社会。”张纯分析,不良PUA的危害就在于犯罪嫌疑人掌握并运用心理管控的技术和手段,对涉世未深的当事人进行心理学意义上的心理管控,当事人会在不知不觉之间,接受对方的指令,并使自己的行为更加符合对方的规范。

  同样,“青少年学刊”刊发的一篇《PUA犯罪亚文化探析》论文,作者研究“不良PUA”后指出,PUA亚文化传入我国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已经具有犯罪亚文化的特征。其以婚恋服务行业为中介,利用社交软件,通过设计好的套路诱骗女性,达到其发生两性关系的目的。该犯罪亚文化蕴含着“男尊女卑”“物化女性”的消极腐朽思想。

  作者认为,PUA犯罪亚文化之所以盛行,与当前社会单身群体增加、性别不平衡、“男高女低”婚恋模式广为接受以及相关法律规范欠缺不无关系。

  “夏天导师”拿给记者一份公司内部培训新导师的《魅力九式》教材,称是公司创始人根据多年教学实践总结而成,独创了“七天把妹流程”、“废物测试”的分类和破解法则、社交圈“把妹”的方法。

  有受害者患上严重抑郁症

  从媒体现已曝光的有关报道中可以发现,不良PUA受害者以女性为主。

  被前男友PUA了一年多的陈媛回忆和他在一起的经历,忍不住哭了起来。认识男友之前,陈媛是一个性格大大咧咧的北方女孩,如今,患有严重抑郁症,依靠药物才能入睡。

  2019年10月,陈媛与前男友通过某唱歌软件结识。刚认识时,二人虽是异地,前男友给陈媛打电话很勤,陈媛有困难,他总会第一时间给予帮助。原以为发生男女关系发生之后两人的感情会升温,陈媛憧憬着谈婚论嫁。

  但没想到,之后,前男友对她的态度一落千丈,经常会用语言表示对她的嫌弃:“你腿粗,长得也不是天仙”“唱歌难听”“没有工作”。每次吵架前男友会将责任推卸给陈媛:“你还不如一个23岁的人,除了我没人想要你!”“你再这样,以后谁也别想好过。”

  不仅如此,前男友经常会不接电话,不回消息,给出的解释只是“很忙”。陈媛若一再追问原因,前男友便会爆粗口,接着将陈媛的微信拉黑:“滚蛋吧,说不通,删了。”

  陈媛称,“拉黑”和“删除好友”是前男友对待她“不听话”的惯用伎俩,短则几分钟,长则一个月。当她“犯错”时,前男友还会要求她叫他“主人”和“爸爸”,并附上“请求原谅”、“都是我的错”的话,如果不这么做,前男友便又会再次与她断联。

  陈媛用自残的方式期冀前男友回心转意,她的手臂被自己用尖锐的利器划得伤痕累累。刚开始男友还会劝解,但慢慢地,前男友对她自残的行为视而不见。陈媛苦苦哀求前男友接电话时,对方丝毫不会同情:“自己哭吧,别打字了,删了,结束。”前男友将“结束”作为指令,而当前男友重新加回陈媛时便会说“开始”。

  相比陈媛,李琳被前男友PUA了两年多,花了三年的时间,才渐渐走出来。

  刚认识时,前男友在她面前百般示好,塑造“腼腆、绅士、有能力”的形象,两人深入交往后,前男友便经常向她施行言语上的打压羞辱,提出精神和物质上的要求。

  热恋期间,李琳向前男友透露的一些家庭私事都成为对方打压李琳的“把柄”。男友会将这些不太体面的秘密歪曲,继而攻击李琳:“你从小不是跟着有知识有素质的父母长大的,你从小是跟着地主小姐长大的,惯得你一副自命清高的做派;你外婆总是抱怨社会,心态不好,对你能有什么好教诲....。。”

  除了言语打压,前男友还会半夜“突袭家访”,让李琳的父亲将她从房里生拉硬拽出来,要求她不能做兼职审核的工作;不能说话只许像个小媳妇一样答话;不能超过字数限制;不能走神;不许处理自己的事情。除了上厕所,他们聊到几点李琳就得陪到几点,谈论的话题总是数落李琳“不务正业”。

  事后,前男友便给李琳灌输“这是礼数,是对待家里男人应有的尊敬”的观念。

  此外,前男友还会经常要求李琳花钱“赞助”他的事业。李琳一旦拒绝,前男友便一改请求的姿态:“你不赞助我,就是不爱我,就是虚伪、伪善、假慈悲。”两人经常因为钱吵起来,最后甚至到了只要一见面,前男友三句话就开始指责李琳伪善的地步。

  当时的李琳在前男友的折磨下,渐渐丧失了以往的自信。她放弃了兼职,甚至有一段时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认为人生已经没有了希望,“整日失眠,经常在噩梦中惊醒。”

  疫情不方便去人流密集场合,各类交友软件就成为导师的“实践授课基地”和学员的“练兵场”。

  “新型精神鸦片”隐蔽性强,打击难度大

  公安部曾在“净网2018”专项行动中要求各地对网上兜售违法违规PUA教程开展清理整治,但因此类案件在法律适用和取证等方面存在争议和困难,公安机关在清理相关信息、关停相关网站的过程中,一直未能对发布者开展有效打击。

  2019年5月,江苏省、市两级公安机关网安部门成功查处一起搭建网站兜售不良PUA教程,传播涉及实施诈骗、淫秽色情等违法信息的案件。该起案件是全国首例查处发布违规违法PUA信息的行政案件。

  公安机关查明,徐某在网上兜售上述PUA教程,教程以“自杀鼓励”、“宠物养成”、“疯狂榨取”为卖点,突破道德底线,把女性直接称之为“猎物”“宠物”,或教唆伪装成成功人士诱惑涉世不深女性以骗取财物,或传授如何暴力征服让女性崩溃,或传授如何让女性失去理性,甚至不惜自杀。

  徐某被行政拘留五日并处罚款5万元,相关网站及通讯群组被责令关闭,违法违规PUA教程被全部清理。

  今年7月,澎湃新闻从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了解到,“净网2020”专项行动中,对传播PUA等不良信息的“恋爱学院”网站予以注销,并责令百度贴吧、新浪爱问、抖音等网站删除涉PUA等不良信息内容。

  “传播这类教程的人大多善于打擦边球,因此需要法律进一步明确这类行为是否触及法律、触及哪项法律。”江苏省公安厅网安总队管理科科长宋励曾解释,对于兜售与传授违规违法信息的行为,公安部门目前的处理措施只能是关停网站、删除相关信息,此类行为到底属于道德层面还是法律层面,目前仍有争议。

  面对不良PUA,《半月谈》刊文指出,由于隐蔽性强,不良PUA组织长期活跃于线上,并且因其虽助长犯罪却未真正实施犯罪,这种“新型精神鸦片”,打击难度大。

  “恋爱指导只是个噱头,不是在谈话术和技巧,而是在传播犯罪方法。”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直言,不良PUA之所以比较难发现和甄别,主要是因为相关网络监管立法还有待进一步强化,尤其是网络广告,包括网络内容的监管体系还需要不断完善。

  他也对此提出建议,打击治理不良PUA,可通过研究适用罪名作为突破口。如学员按所学内容实施犯罪行为后,涉嫌违反一系列相关法律法规,同时PUA组织可能涉嫌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传授犯罪方法罪等,应当针对其违法行为进行法律适用讨论,为司法实践提供指导。

  北京蓝鹏律师事务所主任张起淮在接受法治日报采访时认为,不论是立法层面,还是宣传教育层面,都应该严格查处和控制不良PUA。尤其在宣传教育层面,应不断思考如何引导男女健康交往以预防这方面的犯罪,如何树立更加良好的社会道德风尚等。

  作为打着教授PUA文化实则暗含不良PUA内容,充满低俗甚至存在违法犯罪行为的恋爱指导机构,“谁来管”成为摆在眼前的现实问题。

  在记者的调查中,多家教授PUA文化的恋爱指导机构运营主体为文化传播公司。

  上海大邦律师所律师丁金坤分析指出,《公司法》第5条规定“公司从事经营活动,必须遵守法律、行政法规,遵守社会公德、商业道德,诚实守信,接受政府和社会公众的监督,承担社会责任。”,所以,违背公德的经营,是非法经营,应被处罚;情节严重的,可根据《公司法》第213条“利用公司名义从事危害国家安全、社会公共利益的严重违法行为的,吊销营业执照”处理。

  他同时认为,从根本上打击含不良内容的PUA文化,还是要有专门的规定,便于执法。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陈媛、李琳为化名)

[责任编辑:李剑]

最新内容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版权声明| 记者公示| 新闻许可证| 营业执照| 删稿指南| 新闻订阅

法治与社会杂志社 版权所有